上市首日破发 大唐地产踩“2道红线”现金难以覆盖短债

更新日期:2022年07月18日

       上海报道, 12月11日上午, 大唐集团控股有限公司(02117.HK, 以下简称“大唐地产”)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但首日就破发 的上市。 截至下午收盘, 报每股4.590港元, 上涨0.66%。 对于大唐集团控股上市的情况, 业内人士直言,

大唐地产本身实力不足, 负债压力较大。 作为中小型房地产公司, 其抵御市场波动风险的能力较弱。 在行业调控持续、行业竞争加剧、市场集中度快速提升的环境下, 资本市场对其未来预期缺乏信心。 惊喜减债仍踩“两条红线” 12月11日上午9时30分, 大唐地产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现场, 大唐集团控股董事长吴迪、中国民生银行行长郑万春共同为大唐地产的上市敲响了锣, 但大唐地产实际控制人黄曦并未现身 向上。 上市首日, 大唐地产的股价就出现了“过山车”。 大唐地产开盘报4.56港元, 与发行价持平。 但开盘后一路下跌, 9点34分跌至3.720港元/股, 跌幅18.42%, 但随后迅速反弹。 截至中午收盘, 报4.56港元/股, 与发售价持平, 总市值约60.8亿港元; 下午16:00收盘报每股4.59港元, 上涨0.66%, 总市值约61.20亿港元。 对于大唐地产上市首日未能获得投资者青睐的原因, 中企资本联盟副主席、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白文喜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大量涌入市场的中小房企, 在这种情况下, 大唐地产基本面不太好, 规模小, 增长乏力, 没有特别的亮点 。” 招股书显示, 大唐地产营收从2017年的40.19亿元增长至2019年的81.08亿元, 复合增长率约为42.0%, 但2020年上半年营收仅为17.85亿元。 大唐的利润从2019年上半年的3.69亿元下降至2020年同期的9000万元, 主要是由于收入下降。 截至2017-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 毛利率分别为24.0%、27.8%、27.0%和23.3%。 对此, 大唐置业解释称,

主要是受疫情影响暂时停止建设和销售活动, 公司本期交付面积同比下降31.81%, 住宅销售均价 项目下降6.08%。 受此影响, 大唐地产上半年毛利由9.4亿元下降56%至4.16亿元, 毛利率由37.5%下降至23.3%, 为历年最低值 三年。 筹集资金来偿还短期债务是否仍然困难? 最引人注目的是公司的债务压力:“在业绩记录期间, 我们维持大量借款来为我们的运营提供资金。” 招股书显示, 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2018 年、2019 年和 2020 年 6 月 30 日, 截至今日, 大唐地产的借款总额约为91.45亿元、84.61亿元、77.70亿元、81.91亿元。 于 2017 年 12 月 31 日、2018 年、2019 年及 2020 年 6 月 30 日, 按银行及其他借款总额减现金及银行存款总额除以截至相关期末总权益计算, 净资产负债率约为 1, 087.9 %、408.8%、119.2% 和 128.5%。
        大唐地产还给出了净负债率短期大幅下降的三个原因:留存收益持续增加、公司股东增资、剩余现金用于偿还贷款。 但剔除预收账款后, 大唐地产资产负债率84.7%(截至2020年6月30日)、净负债率128.5%两项指标远超“三条红线”(“三 红线是指剔除预收款项后资产负债率大于70%, 净负债率大于100%, 现金短期负债率小于1倍)。 在招股书中, 大唐地产也指出了相关风险:“我们的债务可能对我们产生不利影响, 我们更容易受到整体经济或行业状况不利变化的影响。我们有债务, 未来可能会产生额外的债务, 而 我们可能无法获得足够的现金来履行我们当前和未来的债务义务。” 截至今年6月底, 大唐置业一年累计未偿还贷款24.16亿元, 但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11.29亿元, 不足以偿还短期债务。 不仅如此,

大唐地产2020年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37亿元, 主要是由于房地产开发的持续扩张, 导致经营活动使用了大量的净现金。 . 黄曦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 公司账户上的现金将主要用于新的投资。 今年以来, 大唐地产在土地市场上颇为活跃。 自 2020 年 8 月 31 日起至最后实际可行日期, 通过公开招标、拍卖或挂牌出售的方式获得 5 块地块, 总对价约为人民币 21.31 亿元。 另一方面, 大唐地产的融资渠道相对单一, 主要通过内部现金流(包括预售物业收益)、银行贷款和信托融资为项目融资。 于往绩记录期间, 约50%至70%的项目开发成本来自预售物业所得款项, 约30%至50%来自银行贷款及信托融资。 招股书显示, 截至2019年12月31日, 在非流动和流动借款中, 向银行借款的总比例为56.6%。 其中, 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 中国民生银行贷款余额占借款总额的 32.3%。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 该等贷款本金余额合计约为人民币 23.76 亿元, 约占借​​款总额的 29.0%。 截至同一日期的借款总额。 此外, 截至 2020 年 9 月 30 日, 未偿还信托融资总额占当日借款总额的 3%。0.1%。
        “自2017年12月31日以来, 我们一直在努力管理债务, 签订的银行借款和信托及其他融资减少。” 招股书显示, 截至2017年12月31日、2018年、2019年、2020年6月30日, 公示银行及其他借款分别为81.11亿元、62.05亿元、34.38亿元、27.85亿元, 由 公告关联方阜新集团或武迪, 或由阜新集团和武迪共同担保。 . 同时, 大唐地产还有7笔信托融资尚未履行完毕。 到期日为2020年至2023年。截至2020年9月末, 总金额为26.84亿元。 大唐预计净资产负债率将进一步降低, 因为其计划将部分全球发售所得款项净额用于偿还部分现有计息银行借款。 根据听证会数据集, IPO价格为每股4.10港元, 预计全球发售募集资金净额为12.79亿港元, 其中约60%将用于现有项目资金需求, 约30 % 将用作偿还若干现有计息银行借款, 约10% 用作一般营运资金。 偿还部分现有计息银行借款, 全部用于房地产项目开发, 包括按固定年利率8.5025%计息并于2021年8月到期的银行借款; 银行贷款, 固定年利率10%, 2020年11月到期; 以及固定年利率7.125%、2022年4月到期的银行贷款。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间已经被压缩到超出自身业绩之外, 外部环境也被认为是 大唐地产突围的主要原因。 白文喜表示, 行业的持续调控、行业竞争的加剧、市场集中度的快速提升, 让资本市场对中小房企的未来信心不足。 闫跃进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这)和外部资本市场的环境有关, 目前的股价本身被外界视为泡沫, 投资者自然会谨慎。” 包括大唐地产在内, 年内已有6家房企成功登陆港股。 但除祥盛控股外, 其他房企招股说明书无效、被破、认购不足, 可见中小房企难以上市的行业现状。 如今, 不再需要行业的“马太效应”。 “三条红线”下, 融资难度加大, 楼市调控仍鲜有放松, 进一步压缩了中小房企的生存空间。 尽管面临资金压力, 大唐仍保持积极的扩张态度。 挂牌当日, 大唐地产以约1.23亿元拿下广西南宁地块, 楼面价2846.81元/平方米。 日前, 大唐地产还以15.84亿元竞标南宁市良庆区商住用地, 楼面价4540元/平方米。
        媒体交流会上, 大唐集团执行董事、总裁郝胜春表示, 大唐地产看好粤港澳大湾区, 现阶段是沱江大发展。大湾区做了大量工作, 未来将按照自身的战略步伐, 进军大湾区重点城市。 对于大唐地产接下来的表现,

白文曦认为, “一是看行业政策和行业趋势下的市场走势, 二是大唐地产本身在创新和成长方面是否有出色的表现”。 尽管大唐地产上市首日未能取得好成绩, 但部分业内人士对其后续表现给予了较为乐观的看法。 闫跃进认为, 大唐地产上市的成功还是正面的:“至少说明房企参与资本市场取得了成功, 这将有助于扩大后续的品牌影响力。” 他还建议, 对于大唐地产来说, 确实要防范各种风险, 包括后续融资的压力。

Copyright © 2004-2022 凤铝铝业有限公司 fenglyulyuye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www.scarlettgreetings.com)